确保各项决策部署落细落小落地落实

实施以产业为主导的“六大帮扶”工程,建立“领责大扶贫”机制,一村一策、一户一法,精准开展扶贫、脱贫,率先在全省消除绝对贫困,扶贫标准提高到4800元。

——贵州金融助推脱贫攻坚的调研报告

决策;落细;行动;电商;发展

当前,贵州已进入脱贫攻坚攻城拔寨的关键时期,金融作为助力精准扶贫的重要力量,应创新开展“三创新三建强三带动”的“333”金融扶贫模式,真正构建起银行支持、保险跟进、担保介入、资本市场参与的金融助推脱贫攻坚服务体系。

以“绣花”的功夫推进大扶贫战略行动

当前,贵州已进入脱贫攻坚攻城拔寨的关键时期,金融作为助力精准扶贫的重要力量,应创新开展“三创新三建强三带动”的“333”金融扶贫模式(即创新产品、模式、业态,建强平台、产业、机制,带动农村基础设施改善、特色产业发展和贫困户脱贫),真正构建起银行支持、保险跟进、担保介入、资本市场参与的金融助推脱贫攻坚服务体系。

实施以产业为主导的“六大帮扶”工程,建立“领责大扶贫”机制,一村一策、一户一法,精准开展扶贫、脱贫,率先在全省消除绝对贫困,扶贫标准提高到4800元;启动实施脱贫攻坚“8+1”行动,推进农村水、电、路、讯、房、寨、教育、医疗基础设施建设,今年第一批实施项目131个,涉及资金5.36亿元;以农村“三变”改革作为高一格推进大扶贫战略行动的抓手,采取“公司+合作社+农户”的模式,成立集体资产、置业、土地、劳务、旅游五大股份合作社,激发低收入群体内生动力。

发挥金融支撑作用,助力脱贫攻坚

以“守正笃实”的精神推进大数据战略行动

国家部委支持,政策红利“多”

大数据产业加快发展。聚焦大数据聚、通、用三大任务,依托大数据产业创新发展中心,打造孵化、培训、研发基地,引领聚集,形成大数据产业生态圈;依托区块链展示中心,建设区块链发展和应用开发与试验平台、区块链企业孵化基地,全方位展示贵阳区块链发展与应用和体验交流;依托呼叫与服务外包中心,积极发展关联业态和延伸业态,引领呼叫与服务外包产业集群发展;依托电商物流中心,大力发展社区电商、跨境电商、统筹发展农村电商,构建“一中心两平台三园区”的电商产业格局加大大数据领军企业的引进与合作,落户观山湖区世界500强企业24个、中国500强企业37个。

一是成功争取人民银行总行继续调增扶贫再贷款限额。截至2017年,贵州扶贫再贷款限额244.2亿元,余额240.6亿元,均位居全国首位,使用率全国最高。二是成功争取国务院批复建设贵安新区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率先出台加快绿色金融发展意见。三是成功争取原中国保监会与贵州共建全国首个保险助推脱贫攻坚示范区,获得保险资产管理产品优先审批、中国保险产业扶贫基金与中国保险业扶贫公益基金优先投资、保险费率下调等优惠政策。四是成功争取由贵州与国开行、农发行共创省级政策性金融扶贫实验示范区。按照“统一采购、统一贷款、统一还款”的融资模式,重点支持搬迁住房、公共服务设施建设和产业发展。

以大数据为引领的现代产业蓬勃发展。大数据金融中心建设有序推进,采取政企联合打造的模式,大力发展普惠金融、征信数据、区块链金融,推进互联网金融等新兴业态快速发展,对标全国一流、国际领先,引进金融、类金融企业签约入驻200家,打造以大数据为引领的中国第四金融中心;省级重点吉利整车制造项目建设加快推进,用大数据手段和技术拉长关联产业链条,新车年底即将下线;积极推进传统农业向观光农业等现代都市精致农业转型,发展以菜篮子、茶园子、果盘子、花盆子、药箱子为重点的产业,实现接二连三和三二一产业融合发展。

省级统筹协调,顶层设计“实”

做足“大数据+”大文章。实施“大数据+社会治理”工程,充分运用大数据技术和手段,深入推进社会治理创新,建立片区“大党委”统筹社会治理工作体系,实行领导干部“领头大接访、领衔大调处”,探索“社区雷达”舆情监测机制,组建第三方力量参与矛盾纠纷调处,建立社会治安八大防控体系开展社会治安重点整治;实施“大数据+军民融合”工程,建立拥军爱军“八大机制”和十二条措施,在全国率先成立“军人之家”和“复退军人议事会”,打造“军创大厦”,实现从单一帮助复退军人解决问题向创业就业、快速融入社会等多元化转变;实施“大数据+政务服务”,探索创新数据资源管理体制机制,建立数据库提供全民服务,建立项目库统领项目建设,推进电子政务云应用,加快智慧交通建设,建设“数据铁笼”,推进政务数据共享,破除“数据烟囱”“数据孤岛”现象;实施“大数据+民生”工程,启动“智慧社区”试点建设,推动大数据发展成果便民服务进万家。

近年来,省委、省政府主导统筹协调,制定了《关于坚决打赢扶贫攻坚战确保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定》,并配套出台以《关于全面做好金融服务推进精准扶贫的实施意见》为代表的10项扶贫工作政策举措,形成了“1+10”的政策框架。人民银行贵阳中心支行牵头出台了《贵州省金融支持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行动方案》等,对全省金融系统助推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重点任务和工作措施进行了明确和安排。

扶贫聚焦基层,基础覆盖“全”

一是金融机构全覆盖。贵州银行、贵阳银行、政策性担保机构县域全覆盖。贫困县基本形成了农信社、贵州银行、贵阳银行、村镇银行等地方法人机构和邮储银行、农业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国有股份制银行共同提供金融服务的格局。二是金融服务全覆盖。全省各乡镇已实现金融服务网点100%全覆盖,行政村已实现便民金融服务点100%全覆盖,基层老百姓足不出村享受金融服务的愿望已基本满足。三是结对帮扶全覆盖。国开行选派66名金融扶贫专员赴全省66个贫困县,宣讲金融政策,推进脱贫攻坚工作。

财政金融协同,政策性金融发展“快”

1.政策性担保。全省政策性担保机构共达138家,实现了县域全覆盖。注册资本金210.14亿元,资本总额237.62亿元,净资产234.58亿元。截至2018年4月底,全省担保体系在保余额480.67亿元,扶持企业户数36504户。

2.政策性保险。打造剑河、大方、普定、晴隆等保险精准扶贫示范县。落实保险产品特惠政策,推动农险“降费提标”,人身险“降费扩责”。精准对接多元化保险需求,2017年首次开办甘蔗、脐橙、小香鸡价格指数保险、茶叶气象指数保险、猕猴桃收益保险、水稻制种保险、家禽保险以及刺梨、樱桃、蓝莓、苹果、草莓、柑橘等水果种植保险。

3.政策性贷款。截至2017年末,全省扶贫再贷款限额244.2亿元,余额240.6亿元,均位居全国前列。其中14个深度贫困县扶贫再贷款限额达63.6亿元,占全省扶贫再贷款限额的26%。

4.投资基金。设立总规模达3000亿元的脱贫攻坚基金,其中财政性出资350亿元,募集社会资本2650亿元,投向扶贫产业的达1200亿元。

行业多管齐下,金融创新“多”

1.业态创新。一是供应链金融。如华创证券公司组建专业供应链管理服务机构,累计帮助贵州省实体企业融资9.66亿元。建行贵州省分行共向中小微企业投放供应链金融产品已超过1亿元。二是科技金融。贵阳银行充分利用大数据、区块链技术,开发基于场景的“数谷e贷”系列产品。三是绿色金融。贵安新区绿色金融改革创新试验区建设稳步推进。截至2017年末,全省绿色贷款余额占全省金融机构人民币各项贷款余额的8.1%。四是互联网金融。实施“互联网+”普惠金融专项行动,推动在贵阳、贵安新区等地发展互联网金融产业基地。

2.产品服务创新。金融机构创新了100多个针对“三农”和贫困地区的信贷产品。如农村信用社的“凤还巢”等返乡农民工创业贷款产品,累计发放贷款235.73亿元,支持14.6万人次农民工返乡创业。惠水县围绕易地扶贫搬迁“四个加”后扶金融服务,推出“迁企贷”“迁户贷”信贷产品等。

数字技术引领,金融监管“活”

一是依托“贵州信用云”,整合各金融机构数据,建设贵州金融云一期工程,初步实现地方金融组织前置审批、非法集资监测预警等功能。二是人民银行贵阳分行运用区块链技术开发“贵州省农权抵押管理系统”,达到交易可追溯且数据不可篡改、信息透明共享的目的,有效防止多头抵押。

金融扶贫短板仍存,扶贫潜力有待释放

金融政策从紧趋严,融资渠道收缩

2018年上半年以前,中央全面升级金融监管政策,金融部门进入实质性缩表。从社会融资规模看,2017年全省社会融资规模增量较2016年增加1.6万亿元,少于2016年较2015年增加的2.4万亿元。2018年一季度,全省新增社会融资规模1022亿元,低于2017年同期1545亿元的新增融资规模。由于社会融资规模收缩,政府融资平台、实体经济、基础设施建设项目等出现融资难问题。

保险扶贫功能发挥不足,险资利用程度不高

贵州省作为“保险助推脱贫攻坚示范区”,在“信用增信”“资金融通”方面的探索不足,如保险业产业扶贫投资基金在贵州省投资仅1.3亿元。人保财险虽然开办直接支农融资业务,但目前只有17个项目1834万元融资额落地,融资金额有限,业务规模尚小。

经济证券化水平低,资本市场扶贫力度不足

以股票融资总额或发行规模与地区生产总值的比值计算,贵州省国民经济证券化率为3.9%,规模居全国倒数第一。从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情况看,贵州省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占全国的比重位居第27位,低于周边的云南、重庆、四川和广西等。资本市场作为融资渠道的利用率不高。

政策性金融供给不充分,薄弱领域融资需求未能保障

从政策性贷款看,主要来自人民银行支农再贷款、支小再贷款、再贴现限额分别为225.8亿元、30亿元、34.5亿元。截止到2017年末,余额分别为192.5亿元、13亿元、25.6亿元,由限额减余额来计算,可利用空间不大。从政策性担保看,贵州省政策性担保资本金注入机制、公司法人制度、人事配备等不完善,增信和担保撬动杠杆作用有限。部分政策性融资担保机构自成立以来甚至没有开展过相关业务。

金融载体发育不良,金融资源投放受限

产业是金融的载体,没有产业支撑,金融资源就缺乏投放对象。贵州省经济实力弱,2017年,GDP仅占全国的1.6%,居全国第25位,仅相当于周边省份四川、湖南、广西、重庆、云南的36.6%、39.1%、66.4%、69.4%、81.9%。产业结构不优,产业层次低,仍停留在出售原料或初级加工阶段,科技含量不高,附加值低,符合金融资源投放的产业选择有限。

金融扶贫机制不畅,金融资源落地困难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