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收获超额战略红利

军队组织形态历来是军事变革中最活跃的因素。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是运用现代文明成果,不断对军队组织形态进行调整优化,使其适应时代发展要求和战争形态变化,提升战斗力的活动和过程。

图片 1

军队组织;活跃;变革;军队;武器装备

特邀嘉宾 国防大学马克思主义教研部 李海涛:

军队组织形态历来是军事变革中最活跃的因素。一种新的军队组织形态的出现,是时代进步发展的必然结果。它是一支武装力量战略方针、军事思想、作战理论、武器装备、政策制度、人员素质等要素的外在表现,通常与一定战争形态、作战方式相对应。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是运用现代文明成果,不断对军队组织形态进行调整优化,使其适应时代发展要求和战争形态变化,提升战斗力的活动和过程。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是世界军事强国通过改革谋求军事优势的共同做法。

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紧跟世界新军事革命加速发展的潮流,积极稳妥进行国防和军队改革,推动中国特色军事变革深入发展。坚持以创新发展军事理论为先导,着力提高国防科技工业自主创新能力,深入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构建中国特色现代军事力量体系。

机械化战争时期,军队组织形态主要围绕确保火力与三维空间机动力的高度结合来构建,主要作战方式是合同作战。信息化战争时期,军队组织形态主要围绕确保信息力、火力、机动力与防护力高度敏捷联动来构建,强调信息主导,通过信息力融合火力、机动力和防护力,创造出比机械化战争时期整体性更强、智能性更高、敏捷性更高,适应打信息化战争的军队。目前看,它主要体现为基于网络的信息共享下的分布式组织形态,其特点是:

战争意志的表达方式变了

数量规模强调精干适度。质量占据主导地位,数量退居次要地位。通过裁减军队数量、优化军兵种结构、采用无人化作战力量等措施,建设一支规模适度的武装力量,使有限的武器装备和军队员额具备更强的战斗力,塑造“尾巴更小,牙齿更强”的军队。如美军无人机总数已达9000余架,并正在研发“死神”、X-47B、MQ-4C等新型无人作战平台。

变者,天道也。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随着以信息技术为核心的高新技术在军事领域广泛应用,全球新军事革命蓬勃兴起。

信息流转强调联通共享。信息化条件下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要打破体制编制上的信息“烟囱”,建立“网”状指挥体制,以压缩庞大臃肿的指挥机构、减少指挥层次、简化指挥程序、缩短指挥流程。从而使信息这一战斗力构成的主导因素能在整个军事组织体系内实现快速、顺畅、有序的流动聚合,提升军队的整体作战效能。目前,强国军队均按照“信息主导”和“系统集成”的思路转变技术形态,大幅提高军队组织形态的信息流转效率和共享水平。

与人类社会过去经历过的金属化、火药化和机械化军事革命相比,以信息化为标识的新军事革命给人类军事活动带来的深刻变化无以伦比。从战争样式到军事理论,从武器装备到人员编成,从指挥系统到后勤保障,都已经产生并继续产生着天翻地覆的变革。在人类历史中,“冲破战争迷雾”第一次从遥不可及到近在咫尺。

组织结构强调联合高效。通过信息技术的“黏合”作用将参战诸军兵种部队及武器平台、信息系统等合成一个精干而密切协同的有机整体,实现目标探测、跟踪识别、指挥控制、信息对抗、火力打击、战场机动、全维防护、综合保障等多要素功能一体化,改变逐级配属、层层加强的“有形合成”方式,实现跨领域、跨系统、跨部门、跨层次、跨军兵种的“无形合成”,实现“单元优势与系统效能的完美结合”,实现不同作战单元功能的整体耦合。一支组织结构充分优化的军队,能够产生最佳的结构效能。正像一个人的双眼共同组成的视敏度不是单眼的两倍,而是7-9倍一样。

战争刺激军事革命,也检验革命的成效。冷战的结束并没有把人类带入“永久和平”,反而出现更多的“热战”。从海湾战争到反恐战争,20多年来,在美军的全球战争表演中,人们看到全新的战争形态和作战样式。军队战场感知能力空前增强,C4ISRK系统在作战要素中的全面渗透,使海量信息传递更为快捷、高效,军事力量体系整体效能实现倍增。战争节奏骤然加快,开战即决战,发现即摧毁,从根本上改变了战争意志的表达方式。各种新型力量的运用大大提高了作战效能,小型化、合成化和多样化的动态功能部队,实现海陆空天电网的综合集成。军事理论创新出现“井喷”,基于效果作战、一体化联合作战、网络中心战等理论层出不穷。

运行模式强调科学高效。借鉴现代化企业管理模式,优化岗位人员配置,剥离或外包非核心职能,提高管理手段技术含量,构建精干高效的运行模式,改变“头重、腹大、脚轻”状况,实现战略管理由粗放型经验型向科学化精细化转变。如美国国防部业务转型,就是通过调整组织体系,简化业务管理流程,尤其是广泛采用信息技术手段,最大限度地节约运行成本,提高业务管理的效率与效益。

战争从来不同情弱者。在新军事革命的浪潮中,世界各主要国家都在不断采取措施重塑军事体系,大力推进武器装备更新、新型作战力量建设、军事理论创新和编制体制调整。谁都知道,在这个动荡不安的世界中,谁先完成新军事革命,谁就收获超额的战略红利。

只有塑造后天的军队,才能打赢明天的战争。推进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必须毫不动摇地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以有利于战斗力提高为标准,统筹兼顾,总体设计,从战略和全局高度科学推进各系统各领域改革。

困难在于利益格局的调整

以渐进渐行的步子,既要敢于创新又要积极稳妥。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建设是对原有组织形态的破旧立新,直接触及军队建设和发展中的深层次矛盾问题,关系到一系列重大利益调整,涉及军队建设的方方面面。要求人们在改革军队组织形态时,要注意区分主次,把握关联,积极稳妥推进;正确处理需要与可能、重点与一般、局部与整体、当前与长远的关系,不能单项冒进、顾此失彼。美军转型概念的提出者塞布罗夫斯基强调,军事转型“首先是一个没有终点的持续过程”,应渐进推行,不能一蹴而就。俄军上世纪90年代初期推行的“雪崩式”改革,激进有余,准备不足,结果军队战斗力急剧下降,多年后才逐渐恢复。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军事领域的竞争最为激烈与残酷,因此,军队最需活力,从而也最需要创新。但历史的事实是,军队往往趋向保守。一支军队,越是拥有过光辉历史,其观念、行为与制度越容易形成路径依赖,变革难度也就越大。二战时,曾经光荣的波兰骑兵,丝毫没有意识到机械化战争时代的来临,甚至认为德国坦克的装甲不过是用锡板做成的伪装。战马与坦克的碰撞,血肉之驱与钢铁洪流的对抗,战场变成屠场的背后,是拒绝革新的悲凉。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