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进党磨刀霍霍国民党濒临断炊 洪秀柱要卖房救急

民进党磨刀霍霍 国民党濒临断炊

国民党基层党工自发组成的自救会,10月13日上午组团到台当局“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前丢掷空白工资袋以示抗议。在“党产会”强力追杀下,国民党已告断炊。资金全遭冻结,连支票都不能兑现,党工薪资无限期延发。面对灭顶之灾,国民党主席洪秀柱一度说出“卖自己房子发工资”的话来。

党工薪水无着落

继洪秀柱卖房之说之后,最新消息是,国民党最近有笔1亿元现金进账,积欠党工的9月薪资,确定与10月薪资一起发放。但是,这笔钱会不会又被冻结或没收,还是未知数。

国民党人士近日透露,10月底前将有一笔亿元现金入账,暂解燃眉之急。国民党行管会随后解释,这笔钱是党务精简后,旧中央党部办公室取回的退租押金。是否用于支付党工薪资?行管会说,“当然希望早点解决薪水问题”。

民进党凭借席位优势在“立法院”强行通过“不当党产条例”后,国民党薪资账户与台银支票给付很快都遭到冻结。国民党9月底宣布,党工薪资缓发,还希望党工一起走上街头抗议。国民党党务高层坦言,不少党工家计已捉襟见肘,若10月底还发不出薪资,真的会“暴动”。

国民党人士透露,国民党党务运作已出现困难,党工薪水、退休金、18%利息补贴都可能延后发放。工资发不出去,必然导致党工流失,人才出走,长此以往,国民党将不可避免地走向式微乃至消亡。国民党高层坦言,“国民党随时准备关门、倒店了,半个月、一个月就支持不下去了”。

国民党之前希望循法律途径控告“党产会”“违宪”,但由于国民党“立委”不足“立法院”1/3,亲民党又不愿伸出援手,以至于无法跨过申请“释宪”的联署门槛。而在“党产会”悍然冻结国民党资产后,国民党质疑此举违反台“银行法”。但台银行方面却表示,虽然“银行法”规定银行不得接受第三人有关停止给付存款或汇款、扣留担保物或保管物或其他类似之请求,但“不当党产条例”属于“特别法”,银行必须照办。

国民党已陷入“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绝境,要图自救,唯有采取卖房、借钱、募款等非常手段。国民党党务人士透露,党内群组近日确实传出“有金援”的消息,对后续发展乐观看待。国民党行管会主委李福轩表示,只要找到解决方案,一定尽快解决党工薪资问题。

党内团结成问题

据台湾媒体报道,国民党主席洪秀柱8日在台北市探访资深党员时透露,计划以特别党费的方式募款,筹措基层党工薪水。她说,一般党员党费每年是200元,未来拟请党员缴纳2000元的特别党费,欢迎多缴,党部对于特别党费募集有预计达成的目标人数,但前提是党员乐意。针对媒体追问党工的9、10月薪水是否能顺利发放,洪秀柱表示会尽力,“必要时卖自己房子也在所不惜”,会全力以赴救亡图存。

能否带领国民党走出困局,成为洪秀柱眼下最大的考验,也关系到她能否在明年的党主席选举中顺利连任。针对洪秀柱提“卖房救党”,国民党籍前“副总统”吴敦义先是称“很感动”,接着话锋一转,表示自己不会跟进,还反问“难道卖栋房子就救得了党?”洪秀柱卖屋的想法,大家怎么可能都跟进?他还说,国民党本来就该好好经营,党主席要用各种努力确保党的尊严,保住合法、合情、合理的党产,像过去他担任高雄市长与南投县“立委”时,都是这样处理所在地的党产,“没有任何后遗症留在那边”。

台湾《联合报》称,吴敦义的发言也是继日前质疑国民党“和平政纲”删除“一中各表”后,第二次公开质疑洪秀柱的做法,“从路线之争,到党务经营内容,吴敦义冷嘲热讽,对象均直指洪秀柱,也被解读是为明年党魁之争开始设立战场”。该报称,放眼国民党内,吴敦义的政治资历少有人敌,在国民党危急之际,除党产问题急如星火,党内重新站队问题也非常严重,“而主席选战之后的‘总统’大选,也可能将是吴敦义能否攀上最高峰的最后一役。除非退出政坛,否则他的选择不多”。

换言之,国民党除了攘外,还得安内。有分析认为,国民党将来派系化可能会更加严重。过去国民党内最强的派系就是“党主席派”,因为只要掌握党机器,就有上百亿元新台币的党产可以运作,但现在国民党党产已经要归零,党主席的影响力当然式微,未来有能力募款者就有实力自立山头,像提出“分区认养党工”的国民党副主席郝龙斌,以及主张“妥善处理所属区域党产”、“地方党部财源自主”的吴敦义等,“随着明年党主席选举,甚至未来可能的地方党部主委直选化,人头党员现象形成后,都将更促成国民党如民进党般派系化”。

民进党围追堵截

除了党产,国民党旗下公司和各组织也面临灭顶之灾。10月7日,“不当党产处理委员会”举办了一场听证会,要确定中投、欣裕台两家国民党旗下公司是否属于国民党附随组织,以及是否属于不当党产,若认定属实,就将命其股权充公。

听证会中,“党产会”委员接力向中投董事长陈树等人轮番提问,形同庭讯。国民党代表、云林科技大学科技法律研究所教授吴威志高声向“党产会主委”顾立雄呛声:听证会不是法院仲裁庭,“党产会”委员轮番上阵,当事人连缄默权都没有,等于是欺负老实人。语毕,吴威志拎起公事包,愤而离席。

在回答中投为何亏损连连时,陈树在听证会上说,李登辉担任国民党主席时,中投听从指示向帕劳投资4500多万美元建饭店。饭店1998年建好了,营运年年亏损,但台湾因此而在1999年与帕劳“建交”了。陈树也强调,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国民党为了要挽救台湾的经济,党营事业也投入了很多的企业疏困工作,所以党营事业亏损了427亿元。

代表国民党列席的中正大学历史系教授杨维真表示,外界有人批评国民党党产第一桶金是靠卖台湾土地,但当初台湾土地并不贵。国民党来台的第一桶金还是从中国大陆带来的资金,比如一同迁台的齐鲁公司。他指出,如果说因为国民党党营企业有准公营企业性质,就把党营企业的获利说成政商关系得来,亏损就说是政策所付出的成果,无疑是不公平的。在历史发展过程中,国民党党营企业对台湾有过贡献。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